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是他给我的夏天。

【百万】Catch u 2

接上,ooc属于我。

 

 

 

王昊下课一出楼门,就看见白曜隆在对面的路牌旁边站着看手机。

他知道白曜隆八成都是在等他,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想来想去自己一大老爷们自个在这矫个什么情,一咬牙就往对面走。一辆自行车打着铃摇摇晃晃的突然从王昊面前穿过,于是他不得不先停下,一抬头,看见白曜隆正笑着看他。

白曜隆生的白,天还没完全热起来就换上了短袖,腕上金边的手表反了一下光,明晃晃的照过王昊的眼睛。王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白曜隆已经走到他面前。

“哥,明儿周末,今晚上你请我吃个饭呗。”

 

王昊暗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要求别人请自己吃饭也能说得这么坦荡自然。白曜隆眼里满是真诚的期待,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王昊本来就不擅长拒绝别人,特别是白曜隆还比自己小一岁。于是他想了想自己晚上也没什么安排,“行。你说去哪?”

“附近那个小餐馆吧。”白曜隆眼睛一下子被点亮。

 

晚上王昊出来的时候,白曜隆正站在学校门口。

学校离市中心远,起了风,不冷,却把白曜隆略显宽大的白T恤吹得鼓鼓的。白曜隆不知道从哪整来的摩托车,拍拍后座就让王昊往上坐。王昊向上拉了拉口罩,夜色里白曜隆只从帽檐和口罩缝隙间看见他的眼睛。王昊目光闪烁了一下,却没有迟疑,大大方方就坐了上去。白曜隆戴上头盔,抓好把手就加了油门。

 

“哥,抓好了啊。”

 

王昊眯着眼睛,两手下意识的准备搂白曜隆的腰,又觉得有点尴尬便硬生生将做了一半的动作卡住,放下来,垂在两侧抓住座位的边缘。

风里白曜隆透过头盔的声音嗡嗡的,王昊需得贴近了才能听清他说的什么,白曜隆后背传来温度,王昊只觉得发烫。

 

俩人点了三盘菜,两素一荤,白曜隆把荤菜里为数不多的肉挑出来夹给王昊,王昊觉得不好意思,说自己再吃就胖成一摊肉了,白曜隆认真的反驳,没有,哥你一点儿不胖。

酒过三杯白曜隆就开始晕乎,嘴里的辛辣在口腔中爆炸,他一向口味偏甜,聚会也只点气泡酒,王昊觉得白的喝着带劲,他也没争就随着王昊点了。一杯下肚,就从胃开始一直烧的他皮肤也发烫,脑神经像是在霓虹灯下蹦迪,王昊身后靠着落地玻璃,白曜隆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酒气便晕了上来,对面王昊的脸和身后街道两侧的灯火只在白曜隆的眼前染成一片。

“哥,你脸咋这么亮呢?”

王昊看着白曜隆摸不着头脑,估摸着这小孩肯定是喝醉了。没想到白曜隆看着一身酒吧小王子的浪劲,居然都是装出来的,笑着伸出一个数字在白曜隆眼前晃了晃,本来想问这是几,还没开口,却被白曜隆一把抓住。

白曜隆手劲挺大,王昊挣扎了一下没能抽出来,白曜隆却卡的更紧。

 

“王昊你别撩我了成不?”

 

王昊一急,又试图往出抽白曜隆抓住的那只手,正准备骂我他妈怎么就撩你了,话还没出口,突然看见白曜隆眼睛里全是眼泪,亮晶晶的,却执着的看着他。眼泪就快要含不住,闪了两下像是要涌出来,但白曜隆忍了回去。王昊一下子愣住了,“不挣了不挣了,怎么哭了还?”

白曜隆突然松开王昊的手,拿起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敲,左胳膊迅速把眼泪抹掉。

“你要么跟我在一起,要么咱俩绝交。”

 

隔壁餐桌在猜拳,筛子高频率的晃动找不到方向,男人们的声音高高低低,王昊的大脑却像台老旧的收音机,咔的一下卡住了。

王昊下意识的想逃,白曜隆露骨的话让他觉得羞耻。耳边嗡嗡作响,他试图理出从自己心里发出的那一个声音,但最终还是被淹没在嘈杂中。
王昊又转念一想,白曜隆现在说了啥话,他酒醒后还能记得吗?
白曜隆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酒杯,一声又一声,敲在王昊心里。


王昊轻轻拍了拍白曜隆的脸,“傻啦?想搞找妹子去,啊。”
白曜隆固执地使劲摇头,很努力在证明自己的样子,又像是想以此赶走酒气上涌的氤氲,把王昊看得更清楚一点。

“不是,哥,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骗你我是小狗。”

王昊看着白曜隆,看着白曜隆一手支着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缝,昏昏欲睡的模样,万缕的目光却丝丝入扣般地聚拢,霸道的侵占了他所有的视线和思绪。他渐渐听不见也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大脑中嗡嗡作响,最后认命般的关掉所有的试图逃脱的引擎。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忍心拒绝白曜隆。


回去的时候,王昊只能把意识不清醒的白曜隆放在摩托车后面自己开,他骑得很慢,白曜隆毫无顾忌的紧紧搂着他,带着浓烈酒味的呼吸重重的喷洒进王昊的颈窝,温热。
灯火晕染开的夜色里,王昊最终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再也无可奈何。

 

 

BrAnT.B的眉毛:

No7Train:



All About “GuluBubbles”


https://shimo.im/docs/Hi5dupSTlsU9Pjm7


祝二位今后万事胜意事事顺心。
谢谢关注的820位小可爱。




【百万】Catch u 1

 

 

“老万,有你信!”

 

六点下课铃一打,王昊随便往书包里塞了几本书就准备溜,一出教室门不料撞见李京泽。

王昊站住了没动,看着李京泽从涌出楼道的学生中逆流往过穿,离王昊还有一米多的距离就把信冲着王昊扔过来,王昊堪堪接住,瞥了一眼信封。

噫,谁这么麻,还是粉色的。

李京泽嬉皮笑脸的推了一把王昊的肩膀,差点怼上后面走来的同学,“不麻溜拆开看还等啥啊,千年铁树开了花,终于有小姑娘给您写情书了。”

王昊抬头白了他一眼,“你稀奇个啥劲,老子一直都很受妹子欢迎的好不。”

李京泽嫌弃的啧了几声,“哎,但是这妹子的字还真不错,你要看人家态度诚恳,情意绵绵,就从了吧,也好让你贝爸少操份心。”

王昊不想搭理他,低头打量信封,封面干干净净,正面右下方用金色彩墨写了一个白字,正楷,像是用田英章临摹出来的。

......好嘛,王昊知道是谁了。

 

白曜隆追王昊追了三个月了。

 

白曜隆比王昊小一届,大一,听说家里情况挺优越,还是个万恶的本地学生,但是王昊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钢铁直男,对另一个同性的八卦新闻并不关心。

只是这个学弟好像贼燥了点,学校演出活动向来是来者不拒。灯光一定要打到最花哨,往头顶一照,白曜隆头顶剃出来的闪电图形就真带上了电似的往台下劈。墨镜挡住了他的眼睛,明明笑起来还是小孩子一样的冒着傻气,却偏要装出一份老成的酷劲。
王昊第一次看白曜隆表演,现场气氛很热烈,王昊看着这个学弟格外张扬的把银灿灿的外套扔下舞台,引来姑娘们尖叫阵阵,他坐在观众席的正中央——据说这是李京泽凭借满嘴火车跟同学换来的最佳座位,百无聊赖的吸着奶茶里的珍珠,脑子里就俩字:
够骚。
谁知道这样一位女生的周棋洛,屌丝的眼中钉,成了王昊一大头疼事。


先是频频在图书馆,盯准了时间似的趁王昊一个人来就坐在王昊对面。快两个月了,王昊几乎每天上完一天的课后一出教学楼就能看见白曜隆。刚开始的几周王昊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只是两个人时间安排恰好比较重叠。但是时间一久,由于白曜隆晃悠的频率实在太高,纵使是王昊这种情感延迟比较严重的死宅也能感觉到不对劲。
有一天在图书馆,王昊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向白曜隆,对方立即也抬起了头看他,脑袋上的小闪电把王昊猝不及防闪了个满怀。
王昊一下子愣了两秒,在白曜隆镜片背后认真的目光注视下还是决定要拿出自己作为一个直男的气魄。
“…兄弟,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白曜隆眼睛不大,却瞪得很圆,冲着王昊眨巴眨,一时半会愣是没憋出一个完整的字。


这小孩咋能这么傻呢?王昊想。


王昊没忍住,低下头笑起来,再抬头看白曜隆时笑意还没散去,眼睛里尽是光亮。他抿了抿嘴,站起身来,坐在对面的白曜隆也蹭的一下站起来。
“嗯?”
“…那行,我明恋你,成不?”

 

王昊自觉活了这么小20岁,也算是该见的都见了,身边的兄弟朋友聚了又散,恋爱虽说没谈过几个,但也喝过不少鸡汤,规行矩步的听过家长老师的良药,是非因果还是看的挺透,看人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但他真的看不透白曜隆,真的,他真的不知道白曜隆这傻小孩到底抽的什么风。
学校的早餐供应并没有多可口,王昊用了一周就已经吃不出饭味了。好一个机会,白耀隆就送了一个多月的早餐,基本上不带重样的。王昊每天早上看着桌子上放好的食物,还热乎着,习惯性的从桌子侧面扯下白曜隆贴的便利贴,上面黑色中性笔一笔一划的写着早安,后面往往还带一个骚气的小波浪线,或者画一个可爱的小表情。
这娃太油腻了,王昊想。
王昊有次终于在饭堂逮见白曜隆,把他拉到楼道口,确认了周围一圈来来往往没有认识的人。

 

白曜隆突然被拉来还有点懵逼,想来想去王昊有啥要跟他说的,万一是表白那他该怎样才能表现得高兴而不浮夸,热切而又矜持。他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又把手插回衣兜,没个正行。

“小白啊,你能不给我送早点了不?”
白曜隆比王昊高了半头,王昊得稍微扬起一点头才能对视他的眼睛。白曜隆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昊,却是显得有点不明状况。


“…那个哥你刚叫我啥?”


王昊本来还犹豫半天想突然说这话会不会太尴尬太伤小孩的心,结果人家好像重点根本不在这。
“我说,咱能不能以后,不送早点了,老麻烦你花你钱我也挺过意不去的不是?”
“没事儿哥,我早上来上学顺路。你要嫌过意不去,周末请我吃顿饭或者给我补个课啥的也行。”白曜隆嘴一咧就笑起来,露出几颗白牙。
王昊无奈,“那你别给我贴便利贴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我被谁家包养了。”
“那你要同意我包养你也成。”白曜隆笑得呲气。


王昊没忍住拍了一把白曜隆的脑袋。


所以,以后早餐照送,便利贴倒是没有再贴了,改发短信了。

TBC.

 

 

 

-本来很久之前就开始写,但因为发生了很多事就搁下了,最后发现最难割舍的还是他们,于是决定发出来。不管还有没有人在,永远也不想去恶意揣测他们的初心。

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那样的年纪,怎么会故作虚情假意。

 

 

我算是上辈子欠他们的了。

叹气了,我怎么还是最喜欢你。

424

十千:

可能你不认识我


了解我是通过网上的丑闻


也许你不在意对错


只感觉讨厌我的大约占九成


因此你加入了狂欢


给自己扣上了正义的王冠


真正的智者在一边旁观


恭喜你 


成功将我逼回了长安


突然从天空坠落 


才发现我如此脆弱


在口水中淹没


光鲜亮丽如今慢慢在褪色


开始对世界绝望


第一次感受到百口莫辩


痛苦的感受让恐怖的想法在脑海里面一直若隐若现


根本没人想知道真相


毕竟没发生在你的身上


扭曲的面孔在笑着观望


等待我消失后大声欢唱


年少无知


懵懂的我也分不清对事和错事


回头看看


也经常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弱智


我只是普通的RAPPER


还在吸收学习不断的成长


成名之后


我到底哪一首有脏话哪一首没营养?


都抓住过去不放


绞尽脑汁要把我置于死地


没有任何判断能力的人只会见风使舵听别人指令


我感受到恐惧


拥有独立思想的人少之又少


正义凌然的使者


却自己遇到一点小事就跑


只是趁口舌之快


却暴露了本性逐渐失态


我看清楚谁立刻置身事外


也看清楚谁对我是恨是爱


这世界不喜欢真实


只喜欢在是非中争执


我早已经不想再生事


偏偏身边总有些疯子


如今再解释


已经太晚


我的性格不允许我卖惨


为了塑造个人形象 


增加些名望


某些人的故事


听起来很带感


没错


地下是嘴脏


地上是心脏


我本以为在黑暗里看到了星光


一身火热被冷水浇灭凝结成了冰霜


我只好自己承受这一切


并安慰家人这只是轻伤


YOU ARE NOT ME


你自以为很了解我的生活


所以肆意释放你恶性的一面


把我掏成一副空壳


本与你无关


去评判是否应该将心比心


那我现在


就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




从小被家里老人带大


父母分分合合


我不想去讲我母亲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


我只想保护着她


因为曾经差点失去


我努力想忘记那段噩梦假装失忆


三好学生被校园暴力逼成混混


我不想再受到欺负


那只有自己先变成恶棍


从不担心自己会走偏


做什么事我知道轻重


我爱我的家人


我不想让他们因我而心痛


13年生意失败


对我家人仿佛就像晴天霹雳


生活费每个月一千块


是一家人的全部积蓄


借钱还钱成为日常


父母状态逐渐低迷


我本想要放弃说唱


可母亲却在这时给我激励


这让我内心更加坚定


想逼自己一把不信天命


努力向上攀爬想逃离险境


可我成功之后


却又大跌眼镜


他们肆意的去给你编造故事


每一天都在噩梦中度日


我身边的人提醒我要注意素质


可我偏偏改不了性格为人固执


我心本善


我希望和每个同行都能成为朋友


我心本善


本希望和自己的公司创造番成就


我心本善


就这样一直快乐下去能不能够


我心本善


可偏偏这样的我 


却被拒绝在门后


好人 做一件坏事 万人责骂


坏人 做一件好事 感动天下






——你怎么这么确定这就是真实答案?


——谁在意细节啊?我就看看热闹我嫌麻烦。


——那你为什么还要恶语相向这么乐此不疲?


——反正跟我又没关系,我只想吃瓜。


      看他必死无疑。



他看不出,也感觉不到,他正在酿造一种将彼此都毁掉的毒酒,而我心知肚明,依旧心甘情愿的接过这置我于死地的酒杯,一饮而尽。
没办法,还是很喜欢他们。

够乱【抱拳】
老子就想好好磕个cp,哪来那么多事儿精给自己加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