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邻居与我

豹笑呲呲呲呲呲呲呲呲呲呲!!

哒哒哒哒哒咻嘭:

还好我刚洗完澡还没睡!!哈哈哈哈哈哈哈邻居你是要笑死我吗?你最后都困到结巴了你知道吗?


走一个:



我今天要疯狂转发了!!!真·邻居!!!




24:







*ooc ooc ooc








*隔壁情侣 @哒哒哒哒哒咻嘭  @走一个 
















   01.








  大家好!








 








  首先向我不到四个,六个也可能,七八个也没准儿,四舍五入将近一个亿的忠实读者朋友们,在这样一个秋高气爽人搞基,老子不爽还是得笑嘻嘻的十月,向你们拜个早年!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由于我最近精神压力巨大,吃嘛嘛都不是很香,今儿的黄焖鸡米饭更是吃了三碗才尝出滋味儿。








 








  这种情况在现阶段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作为一名「松花江论坛」言情板块知名玉女作家的日常生活,我不得不时刻面临着困扰我朝广大优秀女青年的三大烦恼——缺钱、脱发和交不出稿。








 








  于是在我交不出稿的这第七年零三个月,我打算分享记录一下我最近的生活,毕竟导致我精神崩溃的最大元凶就是他!还有他!








 








  他们是谁!








 








  我们下次再说。








 








  因为我感觉刚刚的黄焖鸡米饭,好像还是没吧唧出什么味儿,我再去点一碗品品。

















































  








    02.








  哇。一上来看到有好多留言!看来大家都对纯情女作家的私生活十分感兴趣!








 








  但是我也看到了,在那十条评论里有六条都在讲我的梗为什么比朱军还要老,还有两条问我鸡米饭是哪一家。








 








  喂,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三餐正常的女大学生,又不是象牙山艺术团的,你们真的比中国有西瓜的导演还严格诶。

























  话说回来,上次说到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两个至关重要的男人!他们不是别人!








 








  就是前阵子刚搬到我公寓隔壁的一户邻居,为了方便,以下就简称W和B。








 








  他们搬来的那天,我正在和「松花江论坛」常年霸占榜单前两位的知名作家激情群聊,探讨有关“爸妈的话对于当代年轻人的婚姻生活是否有所影响”,以及“在婚礼上新郎带头赌博到底是一种陋习还是时尚”等众多社会问题。








 








  这时,英俊倒腾着小短腿忽然冲向门口,开始汪汪叫。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是有人在敲门。








 








  你们知道成熟知性的单身女青年就是很容易受到这些青春期小男孩儿关注的,于是我本着保护每一颗少男心的原则,还是悄咪咪打开了门。








 








  走廊里一戴帽子的小哥儿正坐在行李箱上垂着眼睛玩手机,而另一边,一个一米八出点头,一八三有可能,也就是相当于三米的小男孩儿咔咔几步向我走来。








 








  他一咧嘴巴,冲我挥了挥手。








 








  “我们是新搬来的邻居。”








 








  一江春水浪打浪。








 








  你们知道他有多帅吗!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好吗!知道他的高压锅有多少瓦吗!








 








  那一瞬间,我,一名传统女孩儿,内心千言万语一句话——

























  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是我不能这么说!








 








  小男孩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羞涩,连忙主动打开话题,指了指一边尿急式转圈儿的英俊。








 








  “你家的狗吗?真可爱。”








 








  我点点头,谦虚的说,“是啊,是啊。随我,聪明勇敢,活泼好动,文明礼貌,八荣八耻在心中。”








 








  然而就在面前的小男孩被逗得呲呲呲了不过五秒,眼看着我俩的生米要在他的高压锅里煮成熟饭的时候,他忽然面色凝重。








 








  后面戴帽子的小哥儿这时也望过来,捂着嘴笑得险些翻车。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大草原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英俊,紧紧抱住高个儿小男孩一米多点,一米二没准,也就是将近两米八的腿,正在卖力的做起立蹲下【……】








 








  那一瞬间,我,一名纯情女孩儿。








 

















 








  “我刚刚说了什么?”








 








  “这是谁家的狗?”








 








  “大哥二哥,我重新介绍下我自己可以吗!”








 








  “哎,哎。别走啊——”








 








 








 








 








    03.








  我回来了。
















  刚刚上来就看到有朋友私信邀请我回答一个有关人与自然的学术问题,「看到自己的男神被狗日是一种怎样日狗的心情。」
















  ……
















  我谢谢你们三姑六婶二姨妈。
















  
















  其实自从那天那个热情奔放的会面后,我就好多天没碰到他俩了。
















  毕竟他们还有他们的生活,而我也有我自己的活儿,就是记录他俩的生活。
















  但是,每到晚上我们还是有一些很友好的互动的。
















  因为听说虽然他俩人模狗样的在我们小区附近一写字楼做职员,私底下竟然还搞搞音乐,玩玩黑怕。
















  我们这栋公寓年纪快赶上W大,隔音效果贼差,三更半夜经常能听见他们那边:
















  “诶——啊!”
















  “啊嗯,呜——”
















  头两回我还能本着支持青少年音乐发展的态度,坐在转椅上为W的迷人声线爆灯转个身,可是……时间一长,他俩总在半夜练歌怪叫也实在是影响我的头发数量。

























  于是就在我几次用拖布把敲墙以示不满,仍然没有阻挡他们热爱音乐的脚步后,我主动敲开了他俩的房门。
















  来开门的是B,身上依旧丁零当啷闪瞎英俊的眼,像刚刚打劫完周二福似的。没过一会儿,W又从后面凑上来探过身子问,“谁啊。”
















  我抿了抿嘴,觉得单刀直入好像有点尬,想来想去还是采取迂回政策。
















  “那个,你们搬来这么长时间,我也没说送点乔迁礼。”我翻了翻挎包,终于找出上个月剩的半板喉糖,一把塞进W的手里,“你俩最近晚上练得也太辛苦了,我昨天听你嗓子都哑了。”
















  礼轻情意重!
















  果然,他俩立刻领悟了我的高深用意!意识到了自己半夜练歌扰民是一种多么错误的行为!
















  因为就在下一秒,我看到了W羞红的脸。
















  小男孩儿在理想受到打击的时候是最需要安慰的,我踮起脚贴心的拍了拍B的肩膀。
















  “我懂,我懂。”
















































    04.








  上一回的评论区我怎么看不懂,你们到底写了什么违法乱纪的内容都是***被和谐掉。拜托,你们不要害我!和我一起做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不好吗!

























  话说,我们公寓附近最近好危险,在楼梯间经常出没一些纹身大哥,眼神很可怕,说着新疆话。
















  直到前两天W和B邀请我和英俊去他家吃饭,我才战战兢兢踏出房门。
















  W说,他今天要亲自下毒……厨。
















  我和B情深意长,相视一笑,视死如归,归心似箭。








 








  这时W围着围裙握住锅铲,从厨房探出个脑袋问,“你是吃辣还是吃酸,吃荤还是吃素?”
















  我咽了咽口水,说,“天儿冷,还是吃辣吧。”
















  于是半个小时过去。
















  摆在我面前的是一碗香辣牛肉庞麦郎,而B,老坛酸菜大一统。
















  W冲我一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荤,我给你卧了俩鸡蛋。

































  我说,我可以不吃吗。
















  B一把拉住我的手,说,不行。

























  ……我不爱你了,再也不想和你睡觉了。
















  然后就在W和B六只眼睛,B他近视,注视下,我把汤都干掉又打了三个饱嗝后,W终于进入今日的正题。
















  他还有点不好意思,一双眼睛忽闪忽闪,搓搓手,递给我一张照片,说,“我俩是想跟你谈谈相亲的事儿。”
















  我接过照片一看,呵!这不是近来潜伏在周围的纹身大哥们吗!
















  W率先开口,“你别看样子凶,性格温和着呢。保准一年抱八个,到时候我和B都可以帮你们带着玩儿。”
















  ???
















  我摆了摆手,“对不起,我不喜欢蜡笔小新,也不喜欢烫头,对民间曲艺相声杂技也不感兴趣。”
















  B可能是怕我没吃饱,高压锅又呲呲呲的响了起来。
















  W冲我倍儿尴尬的一笑,然后伸手指了指照片的犄角旮旯一小黑球。
















  “我是说,想给潇洒做个媒。”
















  “……哦。行吧。”

























  他俩是不是在耍我?
















  但是懂礼貌讲文明蝉联幼儿园三好学生称号多年的我还是决定不和他们计较。
















  我一向秉承的就是开放包容有事儿好商量的家风,于是低头征求当事狗意见,“英俊,你觉得咋样?”
















  英俊汪汪汪了一通,三长两短。
















  W和B对我掌握多门外语这件事感到十分震惊,大眼瞪小眼的问我,“它怎么说。”
















  “不成。”
















  他俩不死心,又连忙追问我,“为啥。”
















  我心痛的摇了摇头,“它是直男。”
















  “……”








































    05.








  好久不见!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我和邻居高个儿小哥的后续发展!
















  自打上回我和B一起吃过W做的饭,有了过命的交情之后,他就经常邀请我去他们家搭伙。
















  在这里不得不夸夸B做的饭真好吃,他不知道在哪里调查得知的我是东北人,煮了一桌子的东北菜。做得这么明显,真是不好意思嘤!
















  饭桌上小男孩儿为了欲擒故纵,总是跟喂儿子似的给W又夹菜又剥虾,我眼含热泪看在眼里,都懂都懂。
















  吃完饭后,B还为了和我有更多的相处时间,拉着我去洗碗刷盘子,扔W一个人瘫在沙发上看电视打游戏。
















  唉。小男孩儿的心思呀。

























  唯一令人难过的是,高个儿小哥过几天马上就要出差,所以为了保证我和W不会在他回来之前到天桥下要饭,B特意教了我好几道拿手菜,临走前还塞给我一个好厚好厚的本子。
















  不知道是不是写给我的情话!等我有时间再讲给你们听!
















  先不说了,W又饿了!我要去给邻居小哥买菜了!








































    06.








  哦。
















  那一亿位读者朋友们,散了吧,散了吧。
















  总结起来一句话:

































  这两天我上不来厕所,终于有时间坐在马桶上认真阅读B写给我的本子。
















  可是当我美滋滋的翻开时。
















  第一条,他喜欢吃辣又怕辣,你要放辣椒,但是不能放太多。
















  第二十三条,饭后要记得给他削个苹果,不然他会不洗连皮吃。
















  第一百四十八条,下周三会下雨,提醒他要记得带伞,如果没带也没有关系,办公桌右边第二个抽屉,有一起买的雨衣。
















  ……


























  他是知道我和出版业有接触,所以临走给我写了本书吗——《照顾小王的520个注意事项》。
















  尽管B长达十万字厚得能当防狼凶器的书里没有半个字提到我,但是我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对W准时准点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全面援助。
















  照顾到最后,W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儿了。
















  他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着我语重心长。
















  “你趁着他不在,天天来给我做饭打扫削苹果,擦地擦桌擦阳台,你不会是对我有啥企图吧?”
















  说着他一挺腰板,各种革命烈士在此刻灵魂附体,“你放弃吧!我不会爱上你的!我只爱他一个人!”
















  “……”








  

















  我心情复杂,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沉鱼落雁,雁过不留痕,想立刻抱起键盘在「海角论坛」向三姑六婆二姨妈咨询情感——《我伺候情敌的那些日子》。
















  这时,英俊忽然蹲在一边汪汪的蹦起来,七上八下。
















  他又眨巴眨巴那双大眼睛,问我,“它说啥?”
















  “它说早看出来你俩不是直男。”

























  你做个人吧!早看出来你不早说!








































    07.








  看到大家都很关心我的心路历程,我很感动!所以特意上来告诉你们一声儿,我已经走出失恋的创伤了!希望我的一亿个读者都可以像B和W一样幸福美满!
















  当然还有五百多万人想问我B和W最近的感情生活怎么样,感情生活我是不太清楚!不过晚上的练歌还是很顺利,我现在已经能熟练到,能配合他们用拖把杆在墙上敲出一首「Busy Man」啦!
















  对了,前阵子「松花江论坛」版主看到帖子,也联系我商量出书记录百万CP的事了!
















  到时候还请大家记得收藏关注我的lof账号。定期发放福利666!双击小红心小蓝手,我再发个贴墙录的MP3走一波!
















  最后的最后,总有人私信跟我说W很可爱,想问我要他的照片和联系方式。
















  我代表W真诚的向你们说一句:









































——END








































======================
















梗来自于隔壁隔壁情侣壮壮和哒哒 记录邻居我与她们的日常生活【。才没有】
















行不行就这样吧。
















我要立刻见周公!
















































  
















  








































  





























评论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