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百万】等到2023

会的。

奶油鱼子酱:


会幸福的——肯定会幸福的。


只是这条路长了一点,弯多了一点。





真的写了很长,哎。希望你们能看完。




一。




王昊避嫌这件事是经过长久谋划的。




比如,选择在人数最多的微信粉丝群里发声,不至于在微博上被带节奏,又能在粉丝群体里把这段话传输到边边角角。


比如,每句话都经过遣词造句,甚至很多人萌生“不像是pg one自己发的,会不会有人帮他打草稿”的想法——确实打了草稿,不过就是王昊自己打的。




至于为什么要打草稿——


当然是怕人看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一直靠在门边等着的白曜隆,西装外套边有明显的褶皱痕迹——是保持一个姿势时间过久的结果。




白曜隆被突然出现的王昊吓到,拿着的手机也滑到地下,“还以为你还得过个半小时才好。”他解释了一句就要蹲下去拿手机,被王昊抢先一步。




屏幕还亮着。


人的好奇心无法克制,几乎是本能地瞄了一眼。




“小白才是真的水,就靠卖腐蹭蹭热度咯。”




——很扎眼。




“我——”




递手机的动作明显顿住,察觉到人看到那几条评论的白曜隆略微手足无措起来,然后一把拿回手机,说老万你别看这些。




“这话得跟你自己说吧——给你的评论要挑着看的懂不懂?”


“给自己找气受,傻不傻?”




白曜隆勉强笑嘻嘻一下,“我可膨胀了,每条评论都要看的。”




白曜隆是个挺单纯的小孩儿。心理成熟和单纯不冲突的。起初节目那边问的是,“可以拍你们两个的花絮做一系列小剧场吗?”




王昊有点迟疑,他本是怕恶魔剪辑粉丝掐架来着。白曜隆倒是没做考虑就甩甩手,这有啥的么,拍吧拍吧。




——谁也没想到会到现在这个地步罢了。




王昊瞅着表情哽住一样的白曜隆,最后只拍拍他肩膀,说走吧,没事儿。


一回家就给当初找他们的导演打了电话,提出的事情得到绝对拒绝的回复。




“这个不行的,小剧场我们早就做完了,不能临时撤掉。”




“但是,确实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比如呢?”




王昊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接上这句。


比如,总有蹦出来针对小白的言论?


那又为什么是自己来打这个电话?




最后用几句希望以后减小一点篇幅的话搪塞过去,挂了电话。




因为比赛带来的事已经足够多,多到整个人绷紧弦去应付可能都不够,要超支才行。


不仅自己是这样,小白也是。


两个人个人的活动变多,王昊见他的机会已经很少,还要去看他强作出来的笑脸——明明就是不想笑的。被乱贴标签,被泼脏水,没有哪个成年没多久的少年能冷静管理自己的情绪。




就因为一个cp头衔,否定掉一个人的其他努力和成就。


这个人还是自己很在意的人。




王昊在床上又坐了很久,最后深吸一口气,半蜷着身体在备忘录里删删减减,改了将近一个小时,把那样的声明发到了微信群里。




他说,希望大家可以多关注作品和音乐,不要过于刷cp之类的事。




这是真的。


白曜隆的作品很好很好,一首歌他陪他录完不够,还要单循很多天。听他新歌,他一开口眼里就会发光。节目里剪掉太多,希望能让所有人看到他有多好。




他还说,他比我小很多,所以在一起有点照顾弟弟的感觉。




这也是真的。


比他小很多,习惯了护着他,处处都要护他,不想让他再因为这种事烦心。






白曜隆的消息倒是灵通,隔天一早见面就问王昊他说了啥。


他眉毛撇成一个八字,特地把王昊拉到一边,还放小了音量,活像聊八卦的小学生。




“谁来问你性取向了,是不是来找事的?”


“你没有生气吧——哎万万我给你说啊——”




“没人问啊。”







“我就想让别人知道,咱俩牛逼和cp没有关系。”


“我牛逼,你也牛逼,什么卖腐,去他妈的。”




白曜隆这才想起来那天的评论,刚想说什么,王昊就伸手够到他后脑勺上揉揉。




“以后啊,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


“不喜欢的事就不做,不喜欢的东西就不看,下次看到黑子直接黑名单见,别给自己添堵。”




王昊想了想又添一句,“别太累了。”






二。




王昊想的很简单,只要他俩不互动,就不会被人抓着什么话柄吧。




白曜隆经常一边用胳膊肘捣他一边说你看这个,这个真的很酷,然后给他看画风各异的百万同人图。


王昊只挤出一个嗯字。




“哎你咋连赞都不给人一个,多累啊。”


“你不知道么,画画儿贼辛苦了,你搁那儿辛辛苦苦画一天,人家几秒钟就看完了。”




王昊心想你不辛苦吗,从早到晚熬夜通宵做歌,别人否定你只因为百万cp四个字。




“不点了,避嫌啊老白,你不会——”




“我点过了!”




“... ...我看到了。”


“哎我说真的,你以后别赞了啊,我微博也别赞听到没。”




白曜隆听完就笑起来,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你说咱俩这样是不是贼假,装的跟吵架了似的。”




“假什么假,不互动又不是互相骂,哪部分假了?”




“我觉得你肯定对我有意见,早就想和我掰了,趁此机会搞一下。啧啧啧。”




本来一本正经的王昊也笑出声来,一手糊他脸上,骂一句小兔崽子。




“老白你还能有点正形没有?”






三。




王昊觉得自己这件事做的没错,一点毛病都挑不出。如果一路任人炒作下去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白曜隆是王昊第一吹,他决定的事肯定错不了。


只是心里有点膈应。




生日的时候,刚好在避嫌。




从1997到2017,二十岁。


虽然过生日这种矫情小事白曜隆并不想放在心上,但还是有点堵。




几个月前录节目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没有。


完全没有顾忌地喊万万,没有顾忌地说,




“我觉得他们会给我准备什么惊喜之类的——”


“万万肯定有礼物啊。”


“万万肯定是对我最好的啦。”




二十岁,并不是不重要的年龄。


古时以二十定为男子成年,加冠以示成人。


故有二十弱冠。




所以本来是想和他一起过的。


除了父母,也想和王昊一起。


是见了第一眼就心甘情愿屁颠屁颠和他黏一起的人,是他眼里比兄弟、朋友还是战友都特殊的人,是能在一起的时候笑得最肆无忌惮的人。


想和他一起,过二十岁的生日。




王昊生日的时候,他们一起过了,他说祝我最爱的one生日快乐。




生日当天赶上王昊有活动,两个人异地,只收到王昊的语音祝福。


挺短的,挺急促的,他知道他忙。




他说小白,哥给你买的礼物等回头见面再给你啊,以后就能名正言顺看20禁了,恭喜恭喜。




特殊时期,自己的生日微博,他连赞也不敢点。




说一点都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只是白曜隆心里堵了几回,也意识到别无他法。


只想着,比赛结束就好了吧。






等比赛结束,就都好了吧。






四。




生日过完没多久就全员聚餐——全员是指,包括李京泽。




白曜隆一晚上都乐呵呵,不仅是因为老贝终于回来了,也是因为又能和王昊在一桌吃饭。


那段时间他一直很忙,整天没个影儿的,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能见一面,白曜隆实在开心,一开心就喝酒,一喝酒又喝高了,最后还是晕晕乎乎被王昊送回家。




“你说说你啥时候才能改掉这破毛病。”王昊看着在床上四仰八叉躺着的白曜隆,一边笑着骂他一句一边一手拍上他的大腿。




“啥、啥毛病!我——能有啥毛病么!”




“一喝酒就无法控制自己。”




“小爷今天高兴。”




“高兴个啥?”


“因为老贝回来了?”




“因为——见到、你了呗。嘿嘿。”


白曜隆意识不算清醒,说完以后就扭个脸,把脑袋埋进松软的白色枕头里睡过去了。




只留王昊一个人,因为这一句话在床边僵住,暗叹幸好没有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在十六度的空调房里两颊的温度突然变高,不是一个好征兆。




王昊僵了很久,听到白曜隆的呼吸声慢慢均匀,给他把被子盖好,就匆忙离开。


夸张点可以说成——




落荒而逃。






五。




“因为见到你了呗。”




——这话不是挺正常的吗?




王昊没办法解释自己的反应。




算作是以前,自己可是捡肥皂搞基这种话信口拈来的人,怎么会因为这么一句话就变成初恋少女?




王昊知道自己和白曜隆关系铁,铁得要命,却没觉得到了过分的地步。


但这次好像是真的被什么东西点醒了一般。




友谊到底能到什么高度?


和爱情差在哪里?




被人搂着去看夜场电影,凌晨三四点叫出来撸串,打游戏打到通宵,熬不住了就头贴着头一起睡。


对方的外套拿过来就穿,吃过的东西喝过的饮料也是接过就上嘴,朋友圈里全是一起出行的小视频。


不管到哪里,再破的小巷子也要拍照纪念一下,手机里的相册最多的不是自己的照片,倒是和对方的合照——除了又酷又帅的合照,还有又丑又好笑的,自己留下自己看的合照。


看到一堆红色消息里总是第一个点开对方的头像,先回他的消息。




还有很多很多——


生病的时候假装不在意给自己塞感冒药,说别把自己折腾死了我以后没人埋汰。


说自己沉了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拎着酒赶到楼下——虽然最后喝吐还要自己照顾。




他是,自己不开心的时候看到就能回血的人。


是自己不畏惧直视的人。


是能把自己全部展现给他,也不会被讨厌的人。




真的只是弟弟吗?




“小白比我小很多,所以在一起有点照顾弟弟的感觉。”




可是想要保护他的情绪,远不止一个“照顾弟弟的感觉”吧。




不想看到他被针对,看不下去他被人误解。


是自己很在意的人,非常非常在意的人。




——这样的感情,友谊两个字,解释起来很牵强。




得出这个结论的王昊,一夜没睡,整晚口干舌燥,把冰箱里屯的几瓶椰汁全部喝完。


然后又想起,最近冰箱里没断过的椰汁,都是白曜隆来玩的时候“顺手”带来的。






六。




李京泽回归,粉丝又暴涨了一波。




刘嘉裕在群里调侃说老贝牛逼,啥节目没上还把粉丝圈到了。


李京泽说那可不是,我在或不在,江湖上都流传着贝爷的传说。


得到其他几个人统一的表情包diss。




李京泽粉丝涨的很快,也很多,新粉几乎能把他的微博撑爆。


很快王昊微博下的评论就涌入了新血液,“高举贝万大旗”的评论总被赞到热评前几。




李京泽和王昊是几年的好兄弟,风风雨雨什么都经历过。不少粉丝扒出两个人几年前的合照,以及两个人的历史。紧接着就有人呼吁,“不萌百万了,贝万才是真爱啊。”带了狗头,看着也是玩笑话。王昊也是无所谓的态度,说我和老贝是一起捡肥皂的关系,骚话一句比一句社会。




有天白曜隆开玩笑问她,贝万cp你怎么就不避嫌了?你是不是针对我?




王昊说老贝啥都不怕的,也没人因为这个怼他。这不是总有人黑你嘛。




白曜隆轻微笑一笑,也没接话。




——其实我也什么都不怕啊,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


我都二十岁了。




白曜隆不太平衡,那句话也不全是玩笑。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并不想扛着“保护”的名号被差别对待——还是自己不喜欢的差别对待。


也想和以前一样评论你,也想像你和老贝一样互相评论表情包。


现在连点个赞都要小心翼翼,手在大拇指的图案上悬了半天,最后还是滑过去。


考虑那么多,干脆一个都不赞。


是特别关心,每条微博都会立刻打开看,


只是看完以后什么都不能做。


——我多喜欢你啊。




心里过不去的坎是,


和李京泽也好,丁飞也好,谁都好,和别人做起来怎么都正常的事,换做和我,就要避嫌了吗?




像是赌气一样,节目和直播都会提一嘴老万,心态更不稳的时候,就说我们万万。


二十岁,已经过了叛逆的年龄,却是有逆反心理在心底嘶吼,




不需要你保护我啊。


我已经长大了。






七。




节目播到白曜隆淘汰以后,白曜隆回到西安,只留了王昊一个人录制节目。


白曜隆个人活动挺满,东奔西跑着,也只有晚上睡觉前才修仙看看消息。




早就知道了王昊要唱HME的事,收到他的demo听第一遍,差点以为自己收到了不完整版。




“你这就叫做连我也diss了?”




白曜隆觉得刚才听完demo在群里狂夸万总耿直万总real的几个人可能都临时戴了pgone小粉丝滤镜眼镜。




“对啊,让你知道我也不会放过啊。”




白曜隆笑出声,说没事没事,diss的好,直戳要害,让我忍不住要diss back。


其实心里开心得不得了,作为rapper乐意接受diss,但他喜欢被万万这样对待。




没人想到会因为这首歌开始,王昊被推上风口浪尖。




公众号带节奏,被人疯狂泼脏水,有粉丝脱粉踩他的、有本来就是黑子的、有路人跟风踩的。


搜索pgone的关键字,再也不是以前的样子。




白曜隆给王昊播语音电话,说这时候还管什么避嫌不避嫌的,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背锅?




王昊说没事,谁火了不招黑啊,这阵过去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白曜隆不问也知道原因。


不可能真的当作没事,估计又是整夜没睡。




“不行,我个人的行为没啥的,我就发个微博又不骂人的,就——”




“别闹。”


“小白,别闹。为你好。”




他说,别闹,然后说困了,就挂了电话。


王昊不想让白曜隆掺和到这件事里来。


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不希望他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白曜隆却给他这句话气实在了,在阳台抽了半包烟,开了小号刷微博,气得手直打颤。




又不是小孩子,该怎么说话我知道分寸。更何况——


老贝不是也站出来帮你说话了吗。


大不了说完删了就好。




干嘛只拒绝我。




不需要你这样为我好啊。


我也想成为,可以保护你的人。






八。




只能通过网络看他的消息,问他好不好都说好,白曜隆心情越来越郁结。


恨不得赶紧到总决赛那天,飞过去看他。




好不容易熬到决赛录制,白曜隆一见王昊,不管那么多就上去抱他,他说万万我想你了,见到你就好了,赶紧比完,比完就没事了。




就算是臆想,也希望比赛结束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避嫌也没有了,黑粉也没有了,网络暴力也没有了。




王昊见到他,心情就缓和很多,也没说很多话,只是笑,偶尔摸摸白曜隆的头,说也没多久不见,什么想不想的。




恍惚间,看到穿着长大衣的白曜隆,确实没有多久不见,却感觉他好像长大了很多。




眼神也少了几分稚嫩,抱自己的力度也要大很多。




王昊想起,一直以来,也不只是自己保护他而已。


撑不下去的时候,走不出来的时候,都是他陪在身边。


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听什么样的安慰,什么时候只需要两个人的沉默。


——自己也很依赖他啊。




像要把自己完全交出去,王昊在上场前半搂了搂白曜隆,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我真的很累了。”






他说,我真的很累了。然后把头往白曜隆肩上靠着贴了一会儿。


六个字,短暂的三秒,足够让白曜隆抛下一切的小别扭小纠结。




这种话不会和任何人说。




他是pgone,手里拿一个话筒就可以diss全世界,然后说一句我不在乎。


是粉丝嘴里怼天怼地怼空气,天不怕地不怕的pg one。


是自己刚开始相处就无限崇拜的人,相处越久就越喜欢的人。




终于也愿意,依靠自己了。




白曜隆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准备上场。






王昊的表现很出色。


还唱了那首《他》。




那首歌,是他劝他发的。


他说,real talk,很酷。只要是你的东西,都很酷。




白曜隆站在台下,看他穿着一身白衣,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中间。


从前几句歌词出来开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幸好戴了墨镜,不容易被人发现。




想要——


冲上去抱住他,告诉他,不用怕了,不用担心了。


你再也不会一个人了。


遇到什么事,我都会陪你的。






九。




rapper上台投票的时候,白曜隆听到场上报出的比分,手机紧紧攥住链子。


是之前就料到的结果,只是不知道王昊是什么心情。




他说,他真的很累了。




工作人员过来喊号,




“下一位——”




白曜隆站上舞台,观众席响起了巨大的欢呼。




王昊应声回头,看到白曜隆的那一刻,整场沉郁的脸,终于笑得灿烂。





很高兴你终于来了,


在我差一点放弃的时刻。





白曜隆大步走过去,把链子随手往他身边的池子一扔,一手把王昊拽进怀里。


王昊在帽檐下的阴霾里,轻轻闭上眼睛。





很安慰你终于来了,


在我看不到光亮的时刻。




直到灵魂尽头你还紧抱我。





他听着白曜隆说,




“很快就好了,很快就没事了。”


“我在后面等你。”


“我们一比完就回家,好不好。”




他说好不好,就像吼小孩的语气。搁在平时一定要骂他没大没小。


但他听到以后,只是点点头,忍着鼻腔里的酸意,笑容更深一点。




白曜隆感受到他的回应,又拍拍他。




真好。


终于,换我保护你了。




十。




白曜隆在后台等到三点多,本来就有点低烧,熬到三四点更是有点晕。


之前红花会几个兄弟说老白,要不先回去,等会儿再来接他。


他说不了,我说了要等他的。




深夜去ktv唱完歌,也喝了点酒,白曜隆更晕,晚风一吹才把意识吹回来一点。




“小白,我有事要问你。”




像下了很大的决定,王昊抬起头看他。




白曜隆没说话,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对我——”


“是什么感情。”




赌一把吧。


比赛结束了,什么都该结束了。


就算赌错了也没关系,反正已经——


反正已经失去的够多了。




“我说出来,你又不会信。”




“你说出来,我就答应你。”




白曜隆懵了一下,然后咬了一下嘴唇,就把他拉到怀里。






“以后不要保护我了,换我保护你吧。”




不用说我爱你,


世界上有太多一个爱字没办法描述的爱了。





许多不明就里误解的嘲弄的


原谅他们不懂真爱是什么


反正如人饮水生活的奋斗的


只有你和我们在乎的梦





王昊在他怀里,哑声说好。




“但是... ...”


“有一件事。”


“现在还不想公开,不是因为不想负责任、什么的。”


“现在的环境——”




“没事。”


“在一起就够了。”




王昊松开他,眼里又多几份坚毅,他说再等六年。


再等六年,我就告诉全世界。




再等六年,是他快三十岁的时候。




他说,等我们把一切准备好。周围的人,也要慢慢地说,要让他们也慢慢接受才行。


他说,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




白曜隆点点头说没关系,几年都可以,只要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还有,是不是容易的路,两个人一起走就好。




再过六年,是2023年。


等到2023年——






“希望那时候还有人记得我们——”




“放心,咱俩每个眼神的截图,都有人存着呢。”






你们,


都会等的吧。




>>


隔壁是五年,我就私心yy一个六年。


最近大家都很丧,我也写不出太轻松的甜饼,抱歉。


然后这篇的歌词取自《灵魂尽头》,很适合世纪拥抱,这个脑洞来自 @羡生 ,如果写的不好也请你多多包涵:(。


就说这么多,感谢你们看完,各位百万girl早点休息吧。




我会一直喜欢百万,也希望你们也爱他们啦。



评论

热度(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