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他看不出,也感觉不到,他正在酿造一种将彼此都毁掉的毒酒,而我心知肚明,依旧心甘情愿的接过这置我于死地的酒杯,一饮而尽。
没办法,还是很喜欢他们。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