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百万】Catch u 2

接上,ooc属于我。

 

 

 

王昊下课一出楼门,就看见白曜隆在对面的路牌旁边站着看手机。

他知道白曜隆八成都是在等他,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想来想去自己一大老爷们自个在这矫个什么情,一咬牙就往对面走。一辆自行车打着铃摇摇晃晃的突然从王昊面前穿过,于是他不得不先停下,一抬头,看见白曜隆正笑着看他。

白曜隆生的白,天还没完全热起来就换上了短袖,腕上金边的手表反了一下光,明晃晃的照过王昊的眼睛。王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白曜隆已经走到他面前。

“哥,明儿周末,今晚上你请我吃个饭呗。”

 

王昊暗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要求别人请自己吃饭也能说得这么坦荡自然。白曜隆眼里满是真诚的期待,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王昊本来就不擅长拒绝别人,特别是白曜隆还比自己小一岁。于是他想了想自己晚上也没什么安排,“行。你说去哪?”

“附近那个小餐馆吧。”白曜隆眼睛一下子被点亮。

 

晚上王昊出来的时候,白曜隆正站在学校门口。

学校离市中心远,起了风,不冷,却把白曜隆略显宽大的白T恤吹得鼓鼓的。白曜隆不知道从哪整来的摩托车,拍拍后座就让王昊往上坐。王昊向上拉了拉口罩,夜色里白曜隆只从帽檐和口罩缝隙间看见他的眼睛。王昊目光闪烁了一下,却没有迟疑,大大方方就坐了上去。白曜隆戴上头盔,抓好把手就加了油门。

 

“哥,抓好了啊。”

 

王昊眯着眼睛,两手下意识的准备搂白曜隆的腰,又觉得有点尴尬便硬生生将做了一半的动作卡住,放下来,垂在两侧抓住座位的边缘。

风里白曜隆透过头盔的声音嗡嗡的,王昊需得贴近了才能听清他说的什么,白曜隆后背传来温度,王昊只觉得发烫。

 

俩人点了三盘菜,两素一荤,白曜隆把荤菜里为数不多的肉挑出来夹给王昊,王昊觉得不好意思,说自己再吃就胖成一摊肉了,白曜隆认真的反驳,没有,哥你一点儿不胖。

酒过三杯白曜隆就开始晕乎,嘴里的辛辣在口腔中爆炸,他一向口味偏甜,聚会也只点气泡酒,王昊觉得白的喝着带劲,他也没争就随着王昊点了。一杯下肚,就从胃开始一直烧的他皮肤也发烫,脑神经像是在霓虹灯下蹦迪,王昊身后靠着落地玻璃,白曜隆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酒气便晕了上来,对面王昊的脸和身后街道两侧的灯火只在白曜隆的眼前染成一片。

“哥,你脸咋这么亮呢?”

王昊看着白曜隆摸不着头脑,估摸着这小孩肯定是喝醉了。没想到白曜隆看着一身酒吧小王子的浪劲,居然都是装出来的,笑着伸出一个数字在白曜隆眼前晃了晃,本来想问这是几,还没开口,却被白曜隆一把抓住。

白曜隆手劲挺大,王昊挣扎了一下没能抽出来,白曜隆却卡的更紧。

 

“王昊你别撩我了成不?”

 

王昊一急,又试图往出抽白曜隆抓住的那只手,正准备骂我他妈怎么就撩你了,话还没出口,突然看见白曜隆眼睛里全是眼泪,亮晶晶的,却执着的看着他。眼泪就快要含不住,闪了两下像是要涌出来,但白曜隆忍了回去。王昊一下子愣住了,“不挣了不挣了,怎么哭了还?”

白曜隆突然松开王昊的手,拿起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敲,左胳膊迅速把眼泪抹掉。

“你要么跟我在一起,要么咱俩绝交。”

 

隔壁餐桌在猜拳,筛子高频率的晃动找不到方向,男人们的声音高高低低,王昊的大脑却像台老旧的收音机,咔的一下卡住了。

王昊下意识的想逃,白曜隆露骨的话让他觉得羞耻。耳边嗡嗡作响,他试图理出从自己心里发出的那一个声音,但最终还是被淹没在嘈杂中。
王昊又转念一想,白曜隆现在说了啥话,他酒醒后还能记得吗?
白曜隆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酒杯,一声又一声,敲在王昊心里。


王昊轻轻拍了拍白曜隆的脸,“傻啦?想搞找妹子去,啊。”
白曜隆固执地使劲摇头,很努力在证明自己的样子,又像是想以此赶走酒气上涌的氤氲,把王昊看得更清楚一点。

“不是,哥,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骗你我是小狗。”

王昊看着白曜隆,看着白曜隆一手支着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缝,昏昏欲睡的模样,万缕的目光却丝丝入扣般地聚拢,霸道的侵占了他所有的视线和思绪。他渐渐听不见也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大脑中嗡嗡作响,最后认命般的关掉所有的试图逃脱的引擎。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忍心拒绝白曜隆。


回去的时候,王昊只能把意识不清醒的白曜隆放在摩托车后面自己开,他骑得很慢,白曜隆毫无顾忌的紧紧搂着他,带着浓烈酒味的呼吸重重的喷洒进王昊的颈窝,温热。
灯火晕染开的夜色里,王昊最终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再也无可奈何。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