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风暴

1.布莱克从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他冷静而有计划,他总是以一个第三者的角度纵观全局,不论是在战争中还是对生活的规划中。
他总是会在脑子中计算出一系列的方案,这使他永远有备无患。他是夜魔之神,使命与责任感使他不得不让自己也变成一个巨大的程序化机器。
但是他与机器唯一不同的是,他具有一颗跳动的心脏,一颗赋予他生命力的心脏,让他得以拥有感情的心脏。
夜魔之神喜欢着卡修斯。
布莱克将这一切定义为大脑分泌的苯基乙胺过剩,但他还得理性的接受这一没来由的感情。
布莱克喜欢看着卡修斯和盖亚没事儿打打闹闹,缪斯和自己只是在旁边看着,有时候雷伊也会被牵扯进去。
其实他大多时候都是在看卡修斯,他喜欢卡修斯的白毛和浅蓝色的外套,他喜欢卡修斯身上一股带着薄荷味糖果的清香,他喜欢卡修斯像个孩子一样笑得眉眼弯弯。
这一切都是激素在作祟,布莱克这么想,但是他依然控制不住他对卡修斯的那些简单又复杂的宠爱——
也许那称之为“宠爱”。
事实上,卡修斯真的只是个孩子。
布莱克这么想。
他不能这么做。

2.布莱克知道卡修斯不会注意到这些,像卡修斯这样,单纯而青涩,只留下一腔勇气和热血,他会愤怒——愤怒的时候布莱克会坐在他身边,布莱克的眼睛中暗藏一汪深潭,包容所有波涛和汹涌的洪潮;他会沮丧——
沮丧的时候布莱克会拍拍他的肩膀,卡修斯这时会像个受伤的犬一样在主人这里汲取一些安慰。布莱克不会责怪他,他会给卡修斯一个拥抱,长久而轻柔;他会开心——在他开心的时候布莱克会看着他在庆功宴上和盖亚吵架,然后一言不合就扭打在一起最后盖亚被雷伊拉走,然后卡修斯会过来找他,布莱克深蓝色的眼睛是盛满了星的天,宁静致远,细水流长。
但是布莱克不会说,他们都从来不是谈情论爱之人,他们只能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面对一次次浩劫。
布莱克计划着自己的感情,这是一个久远而漫长的长期计划。

3.在一场战争中,当卡修斯被炸弹炸昏过去,布莱克觉得有什么东西失控了。
那些深不见底的潭水已经濒临溢出,封闭的池潭中的水排不出去,只能任由雨水愈积愈多,然后大水蔓延,终于与那洪潮汇为一潭。
在这个长期的谋策中,布莱克忘了制定B计划。
在坐在卡修斯的床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眼角浅浅的青色痕迹。
外面战火纷飞,仅剩此刻温存。

3.卡修斯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布莱克。
布莱克黑发散落,黑色的斗篷在自己身上盖着,卡修斯眨了眨眼睛——
“小莱”
“问你个事”
布莱克有点混乱,他闭了闭眼睛,又慢慢的睁开。
“抱歉,我有些困了。”
卡修斯突然按住他的手,撑起身来,布莱克看得出来卡修斯有点着急,于是他还是决定停下了听他说。
“小莱你是不是喜欢我?”

4.布莱克沉默下来,他现在想丢一块糖堵住卡修斯的嘴,但是随即又被自己的幼稚逗笑了。
卡修斯看见布莱克突然笑了起来,他想抱抱布莱克,然后他听见布莱克说,是。

5.卡修斯仰起头来突然按下布莱克的脑袋,布莱克不得不弯下腰去,然后令他猝不及防的就是卡修斯的唇。
在吃惊的一秒后,布莱克放开自己的水闸,任由两股涌流碰撞着,交融着,激起万丈风暴。卡修斯带着青涩的吻技,布莱克不甘示弱的引导着卡修斯的舌。这场骤然而来的狂风暴雨似乎要将他们淹没,但是布莱克心甘情愿窒息在这倾盆大雨中。

也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