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结发同枕席

赤松子在打理好一切事情后坐在桌子前揉了揉太阳穴,天色已晚,正是乌鸦猖獗时。它们叫嚣着黑暗,赤松子有些头疼。
他把自己的的长发捋起放下好不让它贴在脖颈上,今年,整个土楼都人心惶惶,祸害未除,每个人都悬着一颗心。
里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祝融起来了。赤松子撑起身来,回头看了看,那家伙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像自己走来。
无奈,赤松子笑了笑。
“你怎么又起来了?”
祝融揉了揉眼睛,半睁的眼睛中带着困倦的氤氲。他搬了把椅子坐在赤松子身边。
“你怎么还不睡?”
“手头的事情刚办完,今年的雨期越来越反常,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上头又要怪罪下来…”
祝融不耐烦的摆摆手,“怪罪就怪罪吧,睡觉至上”说着坐直起来,挽起赤松子的一缕长发,“唉你这头发,真麻烦”然后又一般帮他捋顺,不知从哪拿开的金色发带轻轻替他系上。
祝融的动作熟悉的一气呵成,和着那张脸,倒显得有些蛮横,不过手劲却极轻。
他从后面一只手环住赤松子的脖子,长发的青年习惯的轻轻闭上眼睛。祝融看着他的脖颈,便不住的想要吻上去。
从脖颈一路向上直至嘴角,赤松子放松惬意的靠在他身上。祝融是火神,体质偏热,近来几日的连阴雨让每一寸空气都充斥着潮湿的味道,祝融鼻息间的暖意让自己也舒服了不少。
“睡吧”赤松子突然开口,声音像一块上等的美玉般冰凉而柔和。
“睡吧”




_(:з」∠)_首观回来被桥上的牵手萌到尖叫 但是官方给的语言有点少所以我也不知道人物性格怎么把握quq 如有ooc很抱歉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