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声音集

loftisonfire:

001 三轮车是有节奏地碾压着马路的,链条的碰撞冗长而单调——和他没有速度的人生如出一辙,同时并不纯粹,裹挟着一些复杂的东西,在每一次碰撞中都尤显得混沌。人生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在这一声声中逝去的。他踏着车远去了,拐进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小弄,有一盏灯在夜色的深处,或许没有。毕竟以上都来自阴天里一个人无端的猜测。


002 北京的大风就是如此强势,颇有些霸道的迷人。当然,你必须领略它许多次,从它的恐吓中听出温柔,从它的呼啸中听出放纵,从它的高潮,等到落幕。只有等到落幕,你才可以感受它回味它,或者咒骂指责它。因为在它刮得正尽兴时,从来不给任何一个人拒绝加入它狂欢的机会。你在它来临之际,失语,失声,失去所有不必要的遐想,脑海中自然地分出一条通道,让它穿过。此时就想起他说的:“think of other things, think of wind”。我们太聪明,太会思考,可就需要这大风刮过的一阵,让我们躲进某个屏障,什么也不想。


003 夜深的时候,盥洗室的水管会发出工作的声音,这不是水流声,是一种略微有点尖刻的轰鸣声。失眠的人经常在这种声音旁边,摒住呼吸。如果不小心被夜魔带走了,谁也不会来救他们,大家都睡着了。


004 免洗喷雾喷出的声音,类似摩丝,爆破中布满了空隙,带着一点来自瓶身的金属质感,声音不大,却冷不丁让人虚惊一场。


005 与寒冷差不多扰人的,恐怕是静电。总能在你穿戴的每个动作间掀起轩然大波,发丝、布料、毛线莫名地相互纠缠,作为主人的我也束手无策。刺啦刺啦声响起的时候,平稳而短促,释放着特殊的温暖能量。有时候,还泛着微光。纵觉扰人,也算可爱。


006 英语老师的美式口音总是很富有感染力,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感情,与玫瑰色的微笑捆绑在一起,即便只是作为听者,也觉得受到了莫大的重视。认真地对待世界,从富有感情的口头表达开始。


007 夜晚因身体移动而发出的被子的摩擦声,像极了一个人的梦呓,断断续续,无头无尾,不知所谓。带着某个梦的痴缠。


008 秒针的滴答声是极富戏剧性的,白天它只充当着无人会注意的背景音,晚上它就成了整个房间的主角。它从不高声言语,但它的残酷无人能及。


009 初学吉他,室友在宿舍练琴,常常同一个和弦要重复很多次,一首曲子被分成许多小片段,磕磕绊绊地被弹完。重复而不完美的和弦,听上去有种粗糙的美感。原来我们在事情开始的时候,总是分外用心,百折不挠。


010 晚餐时刻的餐厅称不上嘈杂,热闹被均匀地分到每个桌子。人人说着带有不同口音、语气、感情的话,像数不清的涟漪荡开。随便地偷听到一句话,都是一个故事。如果不全神贯注地参与对话,容易在热闹中感到抽离。


011 穿上羊毛袜,把脚伸进棕色的小皮鞋,剩余的空气不情愿地被挤出来,加上皮革与羊毛的摩擦,像放一场小型的礼花。


012 包包的背带是一半PU皮一半金属链条的,撞击的时候总是发出不情不愿的声音,仿佛两个大雪天出门相见的人。


013 双脚踩在雪地里,把雪从膨松压得严实,仿佛某种寒带植被的呼吸。每次踩到厚而洁白的雪,我又兴奋又愧疚,从小到大都这样。


014 要在空旷、风静处听雪落的声音,摒住呼吸,从风与风之间看见雪,从雪与雪之间看见星光。雪落,颂唱着初冬的福音,在一个杳无人烟的频率,把天籁唱给自己听。


015 每次喝杯中最后一点饮料总是很难不被别人发现,把它吸上来的时候,它总是颇为张扬。混合着杯中压抑已久的空气,发出浮夸的声音,绵长、拖沓,就像我这个人类的贪婪和食欲。


016 每天早上,都要把床上的手机连同充电宝一起放到桌上,桌子、手机、充电宝相互碰撞,发出相似的声音,短促、单调、藏着碎屏的危险。


017 《金锁记》里的女主角操着一口地道的粤语 ,听来却让人害怕,大概是她在循规蹈矩的旧社会做了一个犀利的女人,在时代变迁中充满怨言,所说之话成长句式,多数不雅,类似报菜名的粗俗版,听着她的骂声,仿佛走过一段机关重重的狭长通道,只想着快点出去。


018 牛津鞋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在敦实和清脆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屈服,不屈服于美艳,或者不屈服于舒适。


019 踩裂路上的冰,总归是有点可惜的,那一刻声音短促,短促过后由于碎裂产生的每个棱角又再度撞向心上,仿佛大事不好。


020 冬天的风夹着从树上借来的雪籽,猖獗在无人庇护的白日,呼啸声因雪而变的浑浊,因寒冷而变得尖利。


021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如果很久没见过某人,耳旁就会出现她的声音,她正在说着最常说的那句话。简单,粗俗,催促着我再度相聚。我昨天晚上听见了,她在笑。


022 



评论

热度(16)

  1. 氢癌_loftisonfi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