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林秦】如一

*林秦 同居
和朋友的日常点梗。


当秦明的手机铃声不知道多少次响起来的时候他选择再一次的挂断了电话。

他翻了一个极具特色的白眼,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的十一点四十分了。

验尸房的白色炽光灯只开了一盏,刚好在停尸床的上方,床上尸体浮肿严重,令人作呕的死态白色皮肤就恰好在这灯光下被曝照着。秦明觉得太阳穴涨的发疼,于是他烦躁的放下下手里的解剖刀,刀刃和铁盒想接触发出尖锐的金属碰撞声,这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他想,他是应该回家休息了。

秦明到家门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微信上已经收到了多少条未被听过的语音,想想也知道是林涛在催他回家,于是他选择一条都不去听。

他重新挂断电话,这个电话实在是没有必要的可笑,因为他已经掏出了家门的钥匙。

秦明用脚抵住门,钥匙深入门中,扭转发出咔嚓的一声,门被推开。

客厅的灯光是暖黄色——他其实很不喜欢这种色调,这种柔和的光线总会让人昏昏欲睡。但是装修的时候林涛说家里就应该装这种颜色的灯光,不是哪里都可以装修的和验尸房一样。

他由着林涛来,反正他对装修的事情也毫无兴趣,按照林涛的说法应该叫做一窍不通。其余的家具都是在林涛的操办下添置的,索性两人在家居的审美上还是很一致的,简单大方,但由于是林涛选择的又不至于太过正式冰冷。

林涛此事正穿着一个深灰色的背心,光着膀子把一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半躺着,电视声音不至于太大但在深夜依然听的很清晰——虽然在秦明看来那完全称得上是聒噪。秦明只瞄了一眼电视,并没有注意他此时正在看什么,而林涛此时正扭过头来看他,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林队长更是如此,诠释了一切这个年龄该有的性情和精力。

秦明熟练的将西装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林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在秦明听起来根本不算叹气而像是抱怨,事实上林涛也正是此意。

秦明走到茶几前,看着地毯上,茶几上,沙发上摆满的零食袋子和几个啤酒易拉罐,手叉腰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涛。

“你这是怎么回事?”

林涛坐正起来回视秦明,“等你等的无聊呗。”

“半夜吃油炸食品,熬夜,喝啤酒,把垃圾弄的到处都是,看没有营养的电影,”秦明一一说到,每个字都咬的格外清晰,林涛甚至觉得秦明都要开始像个老妈子一样扳着手指头跟他数落他的罪行。他一直觉得秦明手叉腰的样子特别像个骄傲的小姑娘,特别是他还穿着衬衣,领带还未摘下,林涛只觉得可爱得好笑。

“好好好好,”林涛供认不讳,然后他故作严肃的样子,其实心中早已笑意盎然,“秦科长,你夜不归宿,挂断他人电话,对待他人态度冷淡,生活作息极不规律。”林涛冲他挑了挑眉毛,“扯平。”

秦明没再和他继续无意义的顶嘴,只是看着他,然后林涛毫不心虚的看回去。

“你把你的垃圾先收拾了。”

秦明冲他摆了摆手转过身去欲回卧室,林涛迅速的从沙发上下来甚至连鞋都没有穿就一下子冲秦明扑抱了上去,秦明猝不及防的重心前倾,又被林涛牢牢箍住。林涛将鼻子深深的埋在秦明的颈窝。

是秦明的味道。

林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不出所料的被秦明扯开,秦明面无表情的嫌弃,林涛皱了皱眉说:“消毒水的味,真难闻。”

秦明冲他翻白眼,“啤酒的味,够冲。”

林涛笑嘻嘻的走进厕所,秦明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走近次卫洗漱。待他冲洗完时,林涛已经在床上靠着看手机了。

看到秦明,林涛放下手机拉开身边的被子,秦明就顺势坐下。他平日里梳的极为整致的头发此时沾着水滴垂在额头前。他熟练的擦着头发,偶尔发梢的水就从他的侧脸顺势滑下。

“我帮你擦?”林涛问道,尽管他知道秦明根本不需要。
不出所料的,秦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用。”

于是秦明安静的擦头发,毛巾摩擦头发发出轻微的声音,他们谁都没有说话。秦明需要安静,而林涛享受这样的安静。

秦明擦完头发将毛巾搭在一边,重新回到床上背对着林涛躺下,不顾林涛还没躺下就关掉了床头灯,林涛只好悻悻的躺下来,拉好被子。

林涛伸出胳膊搭在秦明身上,被秦明挪走,再搭上去,再挪走,最后林涛索性直接把身体挪了挪靠近然后直接把他拥住,秦明稍微侧过头去看了一眼林涛,刚刚适应黑暗的眼睛正好看得见秦明怨气的眼神,林涛只是闭上了眼睛。

秦明放弃了纠缠,任由林涛拥着他,林涛的胳臂一向坚实有力,他倒不是挣脱不过,而是不愿挣脱。

就像很久之前的他,认清现实的他,甘愿沉沦放纵在这个男人的任性和看似可笑的关怀中。

最后,他长呼出一口气,选择转过身去面对着林涛,而林涛显然是有些意外秦明的举动,但是丝毫没有松手。
果然是个闷骚,他想。

秦明当然不知道林涛此时在想什么,空气中只有身边男人淡淡的沐浴露香气,令人心安。

一如每一个深夜,他们都在彼此身边。

评论(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