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林秦】刀锋

*林秦
*林秦属于原著和彼此,ooc属于我。
*情节突兀,莫名其妙,各位看客请轻喷。
*废柴lo主的日常唠嗑,其实只是想看秦大爷软下来。
*来点小红心呀:D


#有爱山海皆可平#
BGM:热雪



今天是结案之后的庆功宴。

这个案子凶手的作案手法,作案对象,作案时间,都和十几年前的那场血浴之灾太过相似,尽管结案了,秦明心中却乱的像是一个搁置在兜里许久的耳机,再也找不到头绪。

剪不断,理还乱。

这个庆功宴对于秦明来说都是无可厚非的,无奈他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不得不到场。

鱼肉满堂,年长的警察局长笑意盎然,本案的击破无疑使警局在政府的心中分量好感倍增,秦明坐在餐桌正对门的位置,这表明了他在此次案件中功不可没。
林涛和大宝坐在旁边,他们对于人力关系方面一直嘴到擒来,秦明不只是不屑于去和别人交谈,更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投其所好。

毕竟总是没有人愿意听实话。

不断的有人来敬酒,多是些恭维的话,他除了偶尔面无表情的说声谢谢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奉承。林涛不一样,他看着林涛笑的舒朗,上下唇张张和和,让那些高官皆喜笑颜开。

他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秦明不擅于喝酒,平时和林涛去吃饭也是很不理解他们为什么将酒一杯一杯下肚。

明明辛辣又苦涩,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

秦明的酒杯空了又续,基本的礼节他还是懂的,但他学不会好听的推辞,来来回回,已是十杯白酒下肚。

林涛留意着秦明,他当然清楚秦明不会喝酒,十杯酒已是让他意外。他看着秦明泛红的耳朵和不如平日里犀利的眼睛,此时的秦明就像一只未开刃的刀。

钝挫却刚劲。

间歇时他撞了撞秦明的胳膊肘,秦明疑惑的看过来,林涛凑到他的耳朵旁说:“别喝了。”
“你觉得可能吗?”秦明反问道。
“你推辞一下啊!”
“不会。”

之后又有人来敬酒,林涛尽可能的会帮他挡下几杯,但是不能太过,否则会显得他这个人很没有分寸。
秦明的胃已是火辣辣的翻滚着,他在接下又一杯酒时皱了眉。

一口干。

林涛感叹他够实诚,秦明只觉得眼前模糊不清,他看到林涛凑过来问了话,但是他没有听见具体说了什么。秦明锁着眉头眨了眨眼睛,无果。

林涛忽然抓起他的手腕,他下意识的想挣脱了一下,但是发现林涛抓的很紧,也可能是他现在意识不清楚的原因。他看见林涛对饭局上的人说了什么,就拉着他出去了。

秦明什么也没说,一边心里感谢林涛把他拉了出去。

深秋的风凉意沁人,两个人都没拿外套,脸上灼热的气息和冷空气相撞,皮肤上的温度降了下去但思维依旧混沌。

“老秦,要不要我教你怎样拒酒啊?你这样在饭局很难混下去的。”

“不要。”

秦明字正腔圆的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像个任性的孩子,固执的觉得自己长大了能撑起一片天了。
其实内心还是一个孩子。

他们慢慢的走着,月光如水。
秦明突然开口:“林涛,你说这个案子,和我爸妈……”

“秦明。”

林涛立刻打断他,站在秦明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膀。“案子已经结了,无论如何,已经结束了,况且,还有很多和那件事不同的地方不是吗,不要揪着那一点点的相似之处了。再者,犯人已经被擒拿归案了。”

秦明抬头看着林涛的眼睛,林涛的眼角微微下垂,却在黑暗中显得意外的有力和坚定。

“不…你不懂…”
“我懂你。”

林涛说的果断而肯定,这像是两人自始至终都心知肚明的东西,有一天突然被说出来却带有意外的撼动。
秦明觉得胃里被白酒辣的翻腾,他看着林涛的眼睛,一瞬间又觉得恍如隔世。

他把嘴张了张,最终拼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我真的…真的…”

“我都懂。”

林涛抱住他,像安抚孩子一般轻轻拍着秦明的后背。
这个人啊,本如刀锋般清冽。
刀锋何以锋利,当应走过杀戮和剐割。

林涛想,秦明只有在意识不清楚的时候才能如此,收起锋芒和盔甲,其实心中已被自己折磨的血肉不堪。
刚下过雨的空气格外湿冷,秦明在他耳边低语,气息就像秋雨般湿润却温暖。他的声音低沉而飘忽:

“林涛…”

“你爱我吗?”

林涛愣住,他看着秦明的眼睛,秦明的眼睛却没有聚焦在他这里。
这个人怎么这么让人心疼。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心底有多渴望爱。

林涛松开秦明,然后重重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
爱,废话,肯定爱。


他看见秦明不自然的别过脸去,眼中还残余了些许酒气。林涛把胳膊搭在秦明肩膀上,秦明没有再像往常一样把它弄开。

天上月如故时亲,眼前人是心上人。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无所畏惧,因为我知道你爱我,所以我心存勇气。
唯爱可化利刃,唯爱可平山海。
你是我莫大的勇气和力量。









番外:

“老秦,你爱不爱我呀?”
秦明白了林涛一眼,手下劲一使,解剖刀刺过尸体发出一声油腻的声音。
“好,好,我不问了,你继续。”

评论(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