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癌_

百万为什么这么好吃?

【凯源】在你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砰——太好吃了。

顾声冉:

00


 


“帮你找了个新老师,对人家好一点。”

母亲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后面跟着一串为人父母惯有的唠唠叨叨的叮嘱,始作俑者王源仰躺在床上,将最后一条未读的微博浏览完之后关闭了手机屏幕,手机被扔过头顶,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他闭了闭眼,唇角微勾,拉长了音调,“我知道了。”


01


 


王俊凯进门的时候王源正盘腿坐在地板上拿着游戏手柄厮杀,两耳严严实实地扣着耳机,似是感受到有人进来,连头都没有抬,叼着棒棒糖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坐。”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光影不停变换的屏幕。


 


耳机里的音量开到最大,在一片静谧的客厅里显得尤为明显。


 


王俊凯皱了皱眉,直接走过去摁掉了总电源,屏幕倏地暗了下去,喧闹的音效终于恢复平静,王源在下一秒摘掉耳机,嘴里滑动着棒棒糖的动作慢了半拍,眼神微闪,是在等他解释。


 


“我叫王俊凯,从今天开始,我来负责你的学习。”


 


王源挑了挑眉:“我妈有没有告诉你,我很难搞?”


 


“有,”王俊凯点点头,很快又勾起一边嘴角笑了起来,“不过看起来一般。”


 


王源站起身来,走过去揽住他的肩膀,侧过头在他耳边低声开口,他的呼吸炽热,尾音拖得很长:“放心,我会很乖的。”


 


02


 


王源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中完美体现了什么叫“我之前说的话都是逗你玩的”,先是转笔转个没完没了,读了一道题后又嚷嚷着饿了,最后才满意地边啃着饼干边勉强趴在桌上听他讲。


 


他下巴抵在桌上,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王俊凯写字时小臂上绷起的好看的肌肉线条,王源眨了眨眼,又把视线移回卷子上,然后没忍住笑出声来:“你字好丑。”


 


王俊凯写字的手顿了一下,王源趁机夺过他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写下王源两字。


 


王源小的时候学习在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到了初中后才开始慢慢堕落的,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学了,彼时他没作答,将口中的棒棒糖在舌尖转了一圈后才开口:“就是觉得没意思,人生那么短,我想做自己想干的事。”


 


立即就有人追问说想干的事是什么。


 


王源眯了眯眼,站起身走远了。


 


他不愿承认,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以一种放弃自我的状态堕落下去而已。


 


初中之前他写字是很端正的,所以早有底子,到了后来字体又染上了一种洒脱,他写起自己名字来是很好看的,笔走龙蛇,王源两个字,一撇一捺都恰到好处。


 


他放下笔邀功似的看向王俊凯,那人眉头微微一动,然后慢慢舒展开:“很好看。”


 


“那是,”王源拍拍自己的胸脯,“我可是源哥。”


 


闹了这一出之后王源竟然开始乖乖地听课了,一道大题听得还挺认真,讲完之后王俊凯满意地拍了拍他的头:“奖你一朵小红花。”


 


一向脾气暴躁如小蝎子般的源少眼眉微弯,嘴角勾起一个笑:“不够。”


 


“两朵?”


 


他危险地眯起了眸子,原本清亮的声音因为刻意压低而带上了些沙哑:“我要的是你。”


 


王俊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冷不热地回了王源几句约好了下次上课的时间就走了。


 


王源把自己扔到沙发上,想了想又拿起手机。

“哥们,帮我追个人。”

03

他说完这句话后没了声响,电话那头却是炸开了锅,一众小弟先是举着手机愣了几秒,然后有人最先反应过来。

“源……源少是要追人?”

“哪家的姑娘那么牛逼啊。”

“大新闻啊,”王源的死党南楠熟门熟路退出通话界面,点开论坛开始编辑,“把这件事放到学校论坛肯定能引起全校女生的轰动。”

“去你妈的,”有人从后面扇了他一巴掌,“每次源少有情况都这么说,你哪次发了?还不让哥几个宣扬。”


 


南楠笑了笑,把手机给收进兜里。他每次也就是嘴上贫贫王源,该做的事情都是一件不落地帮他做好。


 


“源少要我们做什么,洗耳恭听。”


 


王源晃了晃腿,将王俊凯用过的笔放在指尖转了个圈之后才回答:“明天下午三点他来我家帮我补课,你们在楼底下堵住他,我来英雄救美。”


 


王源丝毫未意识到自己的计划有多傻,干脆地挂了电话。电话那头又愣了几秒,有人斗胆出声:“我……我听说喜欢一个人智商会变低,没想到……源哥也……”


 


南楠在那人肩上捶了一拳:“你看得很通透嘛小兄弟。”


 


“事还是要干的,主要看那姑娘怎么想咯。”


 


04


 


第二天下午南楠率一众兄弟在楼底下蹲点,只要一看到有往王源家方向走的女生都要叽叽喳喳讨论一番,看看表终于到了三点,几个人左等右等也没等到有姑娘过来,几个兄弟都晒蔫巴了。


 


王源则看着毫发无损走进来的王俊凯瞪圆了眼睛。那人熟门熟路地脱了外套,衬衫被汗水浸湿了一小片,贴在皮肤上,隐隐露出好看的肌肉线条。王源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将视线转到一边去才开口:“你……你来了。”


 


“嗯,”王俊凯对于今天王源没打游戏而是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还一副穿戴整齐随时准备出门的样子有些疑惑,“你要出门?”


 


“没有,”王源从兜里摸出手机一闪身进了卫生间,“我打个电话。”


 


“说好要堵的人呢?”


 


“源哥,人姑娘还没来呢。”南楠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有气无力地回答。


 


“谁告诉你是姑娘了,是男的。明天继续给我堵。”王源气呼呼地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刚刚弄乱的衣服了之后才走出了卫生间。


 


对着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王俊凯勾了勾嘴角:“今天……补哪门呢?”


 


05


 


……是。男。的。


 


这句话像响雷般回荡在南楠的耳朵里,以至于周围的声响全都被自动屏蔽,他过了半晌才僵硬的转过头对后面的人机械地开口:“是男的。”


 


“什么是男的?”


 


“源哥要堵的人,是,男,的。”


 


06


 


王源丝毫没在乎这句话该带来的影响,一路跟着王俊凯走进自己的房间,坐在转椅上转了半圈拿过书本扔给王俊凯,然后乖乖地趴在桌上听他讲。


 


王俊凯抿着嘴算题,五官勾勒出或平或疾的线条,睫毛纤长而浓密,在眼睑上圈出一片暗影。


 


“喂,王俊凯,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啊。”


 


“有。”


 


王源眸子里的光闪了一下,撇了撇嘴角,不死心地继续追问道:“是谁啊?”


 


王俊凯终于转过头来看他,眸子里仿佛翻滚着黑色漩涡,一点一点地把漫天星辰都纳入囊中:“你。”


 


王源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趴在桌上半天没了声响,等到下课才换了维持了两小时的姿势,他抻了抻腿转了转脖子,在门关拉住了王俊凯的小臂。


 


指尖有点细不可察的颤抖。


 


然后他踮起脚尖,在王俊凯额头上用嘴唇轻轻地点了一下,用手比作枪的姿势冲他开了一枪,脸上挂上带些痞气的笑容:“砰,在你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王俊凯反应过来后弯了弯眉眼,露出了两颗小小虎牙:“幼稚。”


 


心里是连自己也很难察觉到的,一种可以称之为悸动的情绪。


 


07


 


南楠总算在第二天顺利堵到了人,王源也正好在此刻“散步”回来。


 


王俊凯站在人群中间,手放在衣兜里,一脸淡漠。他走过去朝围着王俊凯的人扬扬下巴:“有事冲我来。”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南楠冲那堆人使了个眼色,有人朝着王源扑过来,却在中途偏离了航道,狠狠地撞在一旁的水泥墙上。


 


两条细长的腿在灰色的水泥地面上投下笔直的阴影,王俊凯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蹲下身来挑了挑他下巴,唇边带上一丝笑,眼底的情绪却是深不可测:“没本事就不要来堵人。”


 


南楠吓了一跳,连忙对王源挤眉弄眼:“源哥,不是说好是我们堵人的吗,这可咋收场。”


 


王源也用眼神示意回去:“见好就收。”


 


一群人在五分钟内四下散开,没了踪影。


 


王源:“……”


 


王俊凯慢悠悠地站起来,掸了掸手腕上粘上的灰尘,细碎的刘海刚好垂下来投下阴影挡住眼眸,将所有情绪都隐在眼底,他走到王源身边揉揉他的头发:“走吧。”


 


王源眼睛弯了弯:“奖你一朵小红花。”


 


“不够。”


 


“两朵?”


 


王俊凯没理他,向前走了几步后才转过身来:“喂,走了。”


 


08


 


例题全部讲完了,王俊凯找出几道题来让王源做,一直在偷看王俊凯的王源自然是没听过几句课,只好对着空白一片的卷子发呆,手中转笔的速度越来越快,黑色水笔终于啪的一声掉在桌面,在草稿纸上染出一片墨渍。


 


“好好做题。”


 


“真的不会诶。”


 


王俊凯眨了几下眼睛:“那我再讲一遍,听好了。”


 


王源从桌角摸出一颗棒棒糖来含在嘴里,转了几圈后心思又飞出了卷子之外,王俊凯眸色沉了沉。


 


“你再不好好听讲,我就要采取措施了。”


 


“什么措……唔……”


 


他的嘴唇下一秒被堵住,未说完的半句话带着津甜的柠檬糖的味道一起被咽下喉咙,取而代之的是带有侵略性的王俊凯的味道。他在下一秒反应过来,勾住王俊凯的脖子占据了主动权,在他的口腔中深入探索,舌尖一个个划过他的牙齿,最终在虎牙尖上停留。


 


微微的刺痛感让他清醒过来。


 


王俊凯轻而易举地拿走了他嘴里的棒棒糖塞进自己嘴里,然后勾着嘴角朝他笑了笑:“好好听讲?”


 


“……”


 


王俊凯拽过他的手指在自己胸口:“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砰,天翻地覆。




END




没逻辑的一见钟情qwq

评论

热度(675)